诗歌

金陵怀古

[唐] 刘禹锡
潮满冶城渚,日斜征虏亭。蔡洲新草绿,幕府旧烟青。
荣枯由人事,山川空位形。后庭花一曲,幽怨不堪听。
分类标签: 怀古诗
作品赏析
【正文】:
  宝历二年(826)冬,刘禹锡由和州前往洛阳,路过金陵。从诗中的写景看来,这诗能够写于次年头春。

  “潮满冶城渚,日斜征虏亭。”首联写的是晨景和老景。墨客为寻访东吴昔时冶铸之地──冶城的遗址离开江边,正逢早潮下跌,水天空旷,满川风涛。冶城这一以冶制吴刀、吴钩闻名的奇迹现实在哪儿呢?墨客盘桓寻找,却四顾茫然。只要那江涛的拍岸声和江边一片冷落的气象。它恍如告知人们:冶城和吴国的宏图霸业一样,早已在时候的长河中磨灭得九霄云外了。黄昏时候,征虏亭孤单地耸立在斜晖当中,伴跟着它的不过是投在地上的长长的黑影罢了,那东晋名门贵族之家曾在这里饯行送别的热烈场面,也早已鸣金收兵。固然亭子与落日照旧,但人事却已全非。诗在开首两句奇妙地把隆替对照从景语中道出,使诗歌一落笔就紧扣题意,天然吐露出吊古伤今之情。

  “蔡洲新草绿,幕府旧烟青。”颔联两句固然还是写景,但此处写的景,则不只是对汗青痕迹的凭吊,并且以宏伟斑斓的山川为见证以抒情,借以抽象地抒发出墨客对某一汗青题目的识见。看哪,时序虽在春寒料峭当中,那江心不沉的战船──蔡洲却已长出一片嫩绿的新草;那向称金陵流派的幕府山正雄视大江,山顶回升起袅袅青烟,风景依然如旧。面临着滚滚江流,墨客想起了东晋军阀苏峻曾一度袭破金陵,诡计凭仗险阻,成立霸业。未几陶侃、温峤起兵在此伐叛,舟师四万次于蔡洲。临时舳舻相望,旗帜蔽空,苦战累日,终究击败苏峻,使晋室化险为夷。他还想起幕府山恰是因为丞相王导曾在此成立幕府屯兵驻守而得名。但曾几什么时候,东晋依然被刘宋所取代,衡阳王刘义季出任南兖州刺史,此山今后又成为刘宋新贵们祖饯的地方。山川风景在变幻的汗青长河中有不变异呢?不,墨客看到的还是:春草年年绿,旧烟岁岁青。这一联熔古今事与面前景为一体,“新草绿”、“旧烟青”六字下得醒豁光鲜,情形融合,并为下文的感伤作铺垫。

  “荣枯由人事,山川空位形。”颈联承上两联转入群情。墨客以极为精辟的说话揭露了六朝兴亡的奥秘,并示警当世。六朝的富贵那里去了?那时的显贵现在安在?险峻的山川情势并不为他们的长治久安供给保证;国度兴亡,原当取决于人事!在这一联里,墨客思接千里,自铸伟词,提出了社稷之存“在德不在险”的出色看法。厥后王安石《金陵怀古》四首其二:“天兵南下此桥江,敌国那时指顾降。山川雄豪空复在,君王神武自无双。”即由此化出。足见群情之高,识见之卓。

  尾联“《后庭花》一曲,幽怨不堪听”。六朝帝王凭恃天险、尽兴吃苦而国亡,汗青的经验有不被后代记着呢?墨客以《玉树后庭花》尚在风行表示现今唐朝的统治者依靠关中百二江山之险,沉湎在声色吃苦当中,正步着六朝的后尘,厥后果是不堪假想的。《玉树后庭花》是公认的亡国之音。诗涵蓄地把借鉴亡国之意寄寓于一种音乐景象当中,堪称象征深长。晚唐墨客杜牧的《泊秦淮》: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《后庭花》”,便是脱胎于此。

  《贞一斋诗说》说:“咏史诗不用凿凿指现实,看前人名作可见。”刘禹锡这首诗便是如许,首联从题前摇摆而来,尾联从题后迤逦而去。前两联只点出与六朝有关的金陵胜景奇迹,以表示千古兴亡之所由,而不是为了追怀一朝、一帝、一事、一物。至后两联则经由过程群情和感伤借古讽今,揭露出全诗大旨。这类手段,用在咏史诗、怀古诗中是很是高超的。

  (吴汝煜)
相干诗词
1
[唐]
杜牧

《泊秦淮》

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
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
顶部
斗罗大陆3D动漫啪啪爱城电影男同志王伦宝Chinese3金瓶酶1南粤影视蝴蝶之吻俄罗斯版3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