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

荆州歌

[唐] 李白
白帝城边足风浪,瞿塘蒲月谁敢过。荆州麦熟茧成蛾,
缲丝忆君眉目多。拨谷飞鸣奈妾何。
分类标签: 忖量诗
作品赏析
仲夏蒲月,阳光残暴,江陵城外,田舍院内,一名少妇,静心缲丝。十指纤纤,蚕茧白白,少妇衣袖高挽,抽丝不停。杨柳依依,绿荫重重,麦香淡淡,布谷声声,少妇徐徐加快了手的举措,表情垂垂变得非常繁重。她想起了出门在外、将要返来的丈夫。
这首《荆州歌》,便是捉住少妇在这类情境下的心思变幻来写的。全诗共五句,意思上分三层。
头两句是一层,写少妇表情繁重的缘由。白帝城在今四川奉节县东,城在山上,阵势高大,为收支蜀城的流派,也是诗中少妇之夫出航归家的必经之地。瞿塘峡也在奉节县东,峡中水流湍急,礁石林立,蒲月水涨,不见礁石,行船极为艰险。少妇一忧白帝风浪,二忧瞿塘暗礁,可见挂念重重。她不是怕丈夫误了归期,而是怕丈夫遇了危险,现在她心中不伉俪将要重聚的高兴,只要替于险象环生的途中昼夜奔忙的丈夫无穷的耽忧。李白《长干行》写商妇思夫,也曾揣想过丈夫路程的危险:“十六君远行,瞿塘艳滪堆;蒲月不可触,猿声天上哀。”但是归途的危险比不上商妇对丈夫的热切盼愿和痴痴的情爱:“迟早下三巴,预将书报家;相迎不道远,直至长风沙!”商妇的爱灼热外露,茧妇的爱凝重收敛。同是少妇思夫,豪情抒发的体例,情感变更的进程却不尽不异。
三、四句是第二层。这两句恍如是少妇对远在蜀地的丈夫的倾慕的诉说。“荆州麦熟茧成蛾”说节候,与第二句的“蒲月”相照顾,也与上两句的“白帝风浪”、“瞿城蒲月”绝对比。同是蒲月,丈夫在艰险旅途中昼夜兼程,老婆在麦香茧声中辛苦劳作。蒲月,或许是伉俪约定的归期。但是暖和安静的蒲月或许是雨雪风霜的蒲月,少妇半喜半忧:丈夫就要返来了呀,但是,眼下返来危险重重啊。缲丝之“丝”同“思”谐音,“眉目多”也是双关语。这因此丝的眉目喻忖量丈夫的眉目纷纷:起首是忧愁之情郁结心头,像茧丝一样缭乱无章,其次是相思之情缭绕心头,如茧丝普通绵绵不时,再次是懊恼之情难以排解,似茧丝那般缠结身心。千丝万缕,满是为“君”而生。
最初一层也是诗的开头。正在少妇思路纷纷、抵触重重之时,传来了布谷鸟(拨谷)的啼声。布谷鸟蒲月飞鸣,鸣声如唤“行不得也哥哥”。“行不得也哥哥”,这既是少妇对驾舟欲行的丈夫的劝止,也是少妇内内心的自责。但是,千里以外的丈夫听不到拨谷的啼声与爱妻的呼喊,此时现在,少妇只得枉然叹道:“奈妾何!”全诗写到这里,戛但是止,有曲终声不尽之妙。
古时荆州一带的民歌极为丰硕。李白的诗长于从六朝乐府民歌中罗致精华。说话清爽的《荆州歌》明显是他进修民歌的成果。如以“丝”为“思”,便是民歌中经常使用的手段。“丝”的眉目和“思”的眉目,既贴合少妇的劳作,也贴合少妇的心思。别的,此诗是“柏梁体”,句句压韵,节拍急促迫切,宜于表现少妇忽明忽暗、变幻不定的心思勾当。
全诗无一字叙事,只是抒写女仆人公的思夫之情。但是,一特性格光鲜的人物抽象却绘声绘色。
顶部
剩女的黄金时代演员背后的故事冯绍峰张翰天天向上1000部未满岁勿进豪情1粤语泽井芽衣qvo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