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

石壁精舍还湖中作

[南北朝] 谢灵运
昏旦变天气,山川含清晖。
清晖能娱人,游子憺忘归。
出谷日尚早,入舟阳已微。
林壑敛暝色,云霞收夕霏。
芰荷迭映蔚,蒲稗相因依。
披拂趋南径,愉悦偃东扉。
虑澹物自轻,意惬理无违。
寄言养生客,试用此道推。
分类标签: 山川诗 哲理诗
作品赏析
  景平元年(四二三)秋,墨客辞去永嘉太守的官职,回到始宁墅过着“岩栖”的糊口。石壁精舍是他经常去玩耍的处所。他栖身在南山,石壁精舍在北山,来回都要颠末中心的巫湖。这首诗便是写墨客从石壁精舍前往居处的履历和感触感染。从出谷时所见的山川清晖,写到入舟时见到的云霞、菱荷和蒲稗,又写到登陆后的趋南径、偃东扉,一直紧扣住一个“还”字,写得井井有理。最初四句固然还是抒发一种悲观避世的思惟,但却能把抒怀和群情比拟天然地连系起来,并不象其余诗的开头那样僵硬、累坠。
--------邓魁英、韩兆琦等《汉魏南北朝诗选注》

此诗乃灵运山川诗中的名篇,因此较为典范地表现了宋初诗风嬗变的某些特色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·明诗篇》中曾精炼地归纳综合说:“宋初文咏,体有因革,老、庄辞职,而山川方滋。俪采百字之偶,争价一句之奇;情必极貌以写物,辞必穷力而追新。”而此诗刚好在讲求骈偶、决心炼句,写景尽态极妍,文辞寻求别致等方面,均具备极其较着的特色。
首先二句即对偶精工而又极其凝练,从大处、虚处勾画山光水色之秀美。山间从早晨的林雾覆盖,到日出以后雾散云开,再到黄昏时暝色聚合,一天以内不只天气冷暖多变,并且峰峦林泉、青山绿水在素净的红日辉煌晖映下亦五彩绚丽,明暗深浅,残暴多姿,失常百出,令人琳琅满目,赏心好看。“昏旦”、“天气”,从时候纵向上归纳综合了一天的观览进程;“山川”、“清晖”,则从空间横向上包举了六合天然的平面全景。而别离着一“变”字、“含”字,则天气气象之失常出奇,山光水色之孕大含深,均给读者留下了遐思逸想。两句看似泛泛,却包含广博丰硕。
“清晖”二句,用顶真手段连任而出,承接天然。虽由《楚辞·九歌·东君》中“羌声色兮娱人,观者憺兮忘归”句化出,但用在此处,却非常天然妥当,完整是墨客特定情境复兴会淋漓的实在感触感染,明人胡应麟云:“灵运诸佳句,多出沉思苦索,如‘清晖能娱人’之类,虽非熬炼而成,要皆真积而至。”(《诗薮·外编》)即指出了墨客并非居心师法后人,而是将由素养中得来的后人的胜利经历,在艺术理论中触景而发生灵感,从而天然地或有认识地熔化到本身的艺术构想当中。不说墨客迷恋山川,乐而忘返,反说山川娱人,恍如山川清晖也解人意,自动挽留墨客。所谓“以我观物,故物皆著我之色采。”(《人世词话》)
“出谷”二句承先启后:走出山谷时天气还早,及至进入巫湖船上,日光已暗淡了。这两句一则点明旅游是一成天,与首句“昏旦”照应;同时又暗中为下文写黄昏湖景作好过渡。
以上六句为第一层,总写一天游石壁的观感,是虚写、略写。“林壑”以下六句,则实写、详写湖中老景:黄昏,林峦山壑当中,夜幕垂垂收拢聚合;天空中飞云流霞的余氛,正敏捷向天涯凝集。湖水中,那田田荷叶,堆叠葳蕤,葱茏的叶子抹上了一层落日的余晖,又投下森森的暗影,明暗交织,彼此照映;那丛丛菖蒲,株株稗草,在船桨剪开的波光中摇摆动乱,左偏右伏,彼此依倚。这四句从林峦沟壑写到天涯云霞,从满湖的芰荷写到船边的蒲稗,描画出一幅天光湖色照映的湖上晚归图,进一步衬着出清晖娱人、游子憺然的意兴。这一段的写法,不只线路贯串、井井有理,并且笔触细致、精雕细琢,毫发毕肖。在取景上,远近整齐,视角多变,构图平面感、静态感强;在句法上,两两对偶,工细精彩。这统统,都表现出谢诗“情必极貌以写物,辞必穷力而追新”的特色。虽系匠心熬炼,却又归于天然。
“披拂”二句,写其舍舟陆行,拨开路边草木,向南山途径趋进;抵家后轻松高兴地偃息东轩,而内心的愉悦和冲动仍未安静。这一“趋”一“偃”,不只点明登陆抵家的进程,并且极带豪情色采:天晚赶快归家,情在必“趋”;一天旅游委靡,抵家必“偃”(卧息)。堪称炼字极工。
开端四句总上两层,写游后悟出的玄理。墨客贯通出:一小我只需思考恬澹,那末对名利得失,穷达荣辱这类身外之物天然就看得轻了;只需本身内心经常感应舒服知足,就感觉本身的心性不会违反宇宙万物的至理常道,统统皆可顺情适性,随遇而安。墨客高兴之余,竟想把这番贯通出的人生真理,赠送那些讲求养生(养生)之道的人们,让他们没关系试用这类事理去作推寻摸索。这类因宦途屡遭波折、政治得志,而又不以名利得失为怀的宽大旷达胸怀,在那政局紊乱、险象丛生、名流动辄被杀、争权夺利猛烈的晋宋时期,既有远祸满身的身分,也有志行朴直的一面。而这类随情适性、“虑澹物轻”的养生方式,比起魏晋六朝流行的服药炼丹、追慕仙人以求永生的那种“养生客”的虚妄立场,无疑也要明智、高超很多。因此不能因其源于老庄思惟,或以其有玄言的色采,便不加阐发地予以否认。况且在艺术布局上,这四句群情也并未游离于后面的抒怀写景以外,而是一脉相承的,如箭在弦上,势在必发。
此篇除具备刘勰所指出的那些宋初诗歌的遍及特色以外,还具备两个较着的特性特色:一是布局绵密,紧扣题中一个“还”字,写一天的行迹,从石壁——湖中——家中,次序递次井然。但重点写意描画的是黄昏湖景,因此后面几句只从整体上虚写感触感染。虽然时空跨度很大,但因真假详略得宜,故毫无流水帐的累坠之感。三个条理交关的地方,两次暗透时空线索。如“出谷”收束标题问题前半,“入舟”引出标题问题后半“还湖中”;“南径”明点舍舟陆行,“东扉”表示抵家安息,并引出“偃”中所悟之理。针线精密,承转天然。其次,全诗融情、景、理于一炉,前两层虽是写景,但皆能寓情于景,景中含情。像“清晖”、“林壑”、“蒲稗”这些天然风景皆写得眽眽含情,似有人道,与墨客灵犀雷同:而墨客一腔“愉悦”之情,亦弥漫跳荡在这些风景所构成的意象当中。正如王夫之所评:“谢诗……情不虚情,情皆可景;景非滞景,景总含情。”(《古诗评比》)开头群情,恰是“愉悦”之情的感性升华,恍如瓜熟蒂落,势所一定。后人赞其“舒情缀景,通畅理旨,三者兼长,洵堪傲视一世。”(黄子云《野鸿诗的》)信非溢美。全诗布满了开阔爽朗豪放的高兴情调,确如“东海扬帆,风日流丽。”(《敖陶孙诗评》)难怪连大墨客李白也喜好援用此诗佳句:“故交赠我我不违,著令山川含清晖。顿惊谢康乐,诗兴生我衣。襟前林壑敛瞑色,袖上云霞收夕霏。”(《酬殷明佐见赠五云裘歌》)即此亦可见其影响之一斑。
相干诗词
1
[先秦]
屈原

《九歌 东君》

暾将出兮西方,照吾槛兮扶桑;
抚余马兮安驱,夜皎皎兮既明;
睁开全文 收起
顶部
97学习网金瓶风月电影完整版我是歌手复活赛高清air force 25 low屁股抬高就不疼了东胜暴雨